首頁 電視直播 黨媒聚焦 今日頭條 搜狐號

文化教育

第十五章 菩薩來了

來源:岳陽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4-10-20
  三月桃花四月梨。陽春三月,在布谷鳥的呼喚聲里,在燕子的呢喃聲里,最早綻開的是桃花,接著是粉的李花和白的梨花,黃沙灣周邊的漫山遍野里,一團團桃紅,一團團粉白,宛若天邊的朝霞,又像湖上的暮云,讓人看一眼就要春心蕩漾,春情勃發。到了五、六月間,就有桃子、李子和梨子相跟著上市。黃沙灣的梨子叫麻梨,在整個湘北都很有名。麻梨的皮是黃褐色的,味甜,汁多,肉質細膩,產量大得常常把樹枝壓垮,價格又便宜,把海華德吃得一天到晚瓜飽瓜飽,飯都不用吃了。

  到了七月里,當亭亭玉立的荷花、紫絳色的菱角和大紅的雞頭米取代桃李梨花之后,西瓜、香瓜、菜瓜和蓮蓬,便接上了差不多已經吃厭的桃李。

  那時候,岳陽這塊地方的西瓜品種都不好,任你怎么培育、施肥、照料,長出來的西瓜,都只有一拳頭大,味道也不好,籽又多。黃沙灣的西瓜可不是這樣!那時候,偌大個岳陽,唯獨黃沙灣的西瓜,個大、皮黑、瓤沙、沁甜,在岳陽城里年年都是搶手貨。優質的麻梨、西瓜,再加上廣為種植的其他水果,以至于若干年之后,黃沙灣乃至于整個湖濱地區,成為了岳陽最大的園藝場,這是后話。。。。。。

  美味無窮的果與瓜,把海華德吃得心情無比的好,吃得什么憂愁都丟到了腦后,一天到晚曲不離口,走路生風,笑聲朗朗,同時也讓她愈來愈喜歡黃沙灣這個地方了!

  “我這一輩子呵,怕是就在黃沙灣定居算噠。。。。。。”每當大塊朵頤的時候,她就要這樣對豆豆和方嬸娘這樣說。

  豆豆撇撇嘴:“小小黃沙灣怎么裝得下你這樣的大美人呵?我相信黃沙不會有這么好的福氣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方嬸娘說:“等到馮校長回來,你們把婚結了,再多生幾個伢崽,那不就成這地方的人了?這地方,確實是好呵,光是吃不完的瓜果,就比我們畫眉灣要好蠻多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從吃瓜果扯到結婚生孩子,海華德覺得非常好笑,就咯咯咯地笑個不住,另外兩個人也跟著她一頓傻笑,這個時候的氣氛,就好得像要過年了一樣!
 
 
 
  民間不時涌動的許多看來是迷信的渴望,實在是一種對無奈現實的辛酸印證!突然就在校內外盛傳“有菩薩下凡了”。這件事,讓海華德跟豆豆和方嬸娘發生了第一次分歧。

  說是岳陽北郊冷水鋪一個姓甘的生意人在趕夜路時,親眼看見一行七個金光閃閃的菩薩從天上依次飄下來,降落在前方羊角山下的一口大山塘里。這個甘老板是雙“雞毛眼”,以為自己看走了眼,特意趕到山塘邊看個究竟。菩薩雖然沒有看到,可是奇跡發生了——甘老板在喝了山塘里的幾口水之后,一身的毛病都消失得無影無蹤,年近六旬一直病病怏怏的身子骨,一下子健壯得打得牛死,說是撂荒了許久的老婆,都被他折騰得吃不消了! 

  這還用多想嗎?幾乎所有聽說了這件事的人都相信,這一定是菩薩在塘水里下了藥,要普渡濟世呵!

  菩薩下凡的消息在地方上引起強烈的震動!

  接下來很多個清晨,天還沒亮,海華德就被學校大門外喧囂的人聲、滾雷般的腳步聲、吱吱嘎嘎的獨輪車聲吵醒,搞得她煩死了。從岳陽西線的麻塘、榮家灣、黃沙街,甚至更遠的湘陰縣趕來喝“神水”求醫治病的人,成千上萬,聾子,瞎子,跛子,瘋子,癱子,傻子,啞子,血壓高,心臟病,腦沖血,偏頭風,插氣痛,肺結核,腎結石,應有盡有,最多的景象是病人乘坐著獨輪車或轎子,由家人護送到羊角山。

  這天中午海華德講完課走進綠樓的餐廳,方嬸娘壓低了嗓門跟她講:“海老師,我也想到羊角山去看看病,身上長年不得干凈,吃什么藥都不見效。”

  “那你又曉得羊角山會不會有效?一點邊都沒有的事呵。”海華德自然是完全不相信羊角山有什么神仙水,大大咧咧地說,“我是學醫的,你相信我好了,哪里不舒服,我可以給你看看。要不我陪你到普濟醫院去看美國醫師?”海華德在大學學的的確是婦產科,只不過還沒畢業,五年的課程僅學了三年。

  方嬸娘沒有吱聲,眼眶就有點發紅。

  旁邊的豆豆趕緊打圓場:“吃飯吃飯,現在咱們不說這個事。”

  吃飯的時候,要是在平時,三個人總是有說有笑的,今天的氣氛顯得明顯的沉重許多,自始至終沒有人說一句話。

  海華德心里特別不是滋味,僅僅吃了個半飽就放了碗筷,埋頭看上了報紙,心里其實老在想著的事。平心而論,方嬸娘是個少有的好人,作為一個保姆,她照顧海華德已經好到了無可挑剔的地步。可是海華德也發現,老太太美中不足的,是也有相當強的個性、近乎于固執的個性!

  比如她有個愛漿洗的習慣,每次洗外衣和被子的時候,一定要用米湯去漿一漿,這樣曬干之后,衣服和被子就都挺括得很,老太太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和感覺。而海華德對此完全不以為然。她勸告方嬸娘說:“這樣,別的不說,也不衛生呵,如果衣服或者被子受了潮,就會像漿糊一樣粘粘的。方嬸娘你以后別用米湯去漿東西了吧,改掉這個不良習慣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“咯何里要得呢?”方嬸娘操一口濃重的東鄉話,脖子用力一扭,“不漿,衣服被窩都鹽菜一樣,軟葺葺的,幾多不舒服哦?”

  最后達成的協議是:方嬸娘只漿自己的東西,海華德的衣被,就讓它像鹽菜一樣。。。。。。

  想起這些,海華德估計自己又會拗不過方嬸娘,不過她還是想堅持一下,因為她現在已經是一天也少不得方嬸娘了。

  吃完飯,收拾飯桌的時候,方嬸娘果然又重新鼓足了勇氣,再一次提起這個話題:“海老師,豆豆先生,湯鎮長的大婆婆,你們都認得的,也是婦女病,去了羊角山一回,就跟風吹干凈了一樣,好得利利落落……”

  海華德故意顯出不耐煩了,說:“方嬸娘,這種不著邊際的事,你也信?還說個沒完了!”

  這時候豆豆又開腔了:“海華德小姐,不是我要說你,你也太不近人情了一點。人人都有宗教、信仰自由,方嬸娘相信這個,你就不應該干涉她,這是她的權力呵!”

  “不要跟我說什么權力的事,”海華德意識到豆豆完全是護著方嬸娘的,聲音陡然提得比豆豆高多了,“她在我這里做事,就是我的人,我有權力管她的事。再說,我一個學醫的,只能相信科學,怎么可以容忍愚昧發生在自己身邊呢?發生在教會學校呢?”她現在是真的有些生氣了,聲音提得高高的。

  最后這兩句話,刺痛了豆豆。“你胡說八道!”他有點氣急敗壞,脖子上的青筋跳了起來,一巴掌拍在飯桌上,把還沒來得及收拾的碗筷拍得跳起來老高。

  豆豆雖然喜歡海華德,甚至說是暗暗地愛戀海華德,而且因為長久的相處這種愛戀愈發的濃郁。但男人的尊嚴,還是不允許女人公然頂撞的,更不允許女人像上司、東家一樣訓斥!這是他做男人的底線,只是這種底線不觸及就不會清晰。

  雙方的聲音越來越大,打這經過的師生,不斷有人站到門口聽熱鬧,最后還有人進來勸架。雙方都覺得很沒趣,很沒面子,就止住了。

  一個下午海華德都很郁悶,可是她堅信自己沒有錯。水塘里的生水,別說治不了病,喝下去還能讓人得病,大腸桿菌、結核桿菌、沙門氏菌、肝炎病毒……這可是顯微鏡下面看得見的科學呵。至于菩薩神仙什么的,那就更是無稽之談了。再說句對教會不恭的話吧,世界上有上帝嗎?沒有呵,上帝是人類想出來的,人人都知道的呵!上帝沒有,菩薩就更不會有,要不還要醫學干什么,不什么都去找上帝、菩薩去開方子拿藥、打麻藥開刀?

  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,海華德從外面回來,發現豆豆在廚房里忙活,不見了方嬸娘的身影。一問,才知道方嬸娘不舒服躺下了。

  在飯桌上,豆豆欲言又止,最終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:“你不讓方嬸娘去羊角山治病,她生氣了,不在學校干了,要走……”

  海華德最怕的就是方嬸娘要走。雖然她在這里做事的時間不長,可是海華德除了從感情上接受了她以外,在生活上已經完全少不得她了。早晨起個床,偶爾還要撒撒嬌,要方嬸娘把短褲、襪子什么的送到手心里。禮拜天不上課的時候,她想睡個懶床,就要方嬸娘把早餐送到床上來,像在科隆家里一樣,吃完了早餐接著睡。

  脫光了衣服洗澡的時候,赤條條的海華德,和方嬸娘經常進行這樣的對話:

  “方嬸娘……。”

  “哎……”

  “快把我的毛巾拿起來!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方嬸娘……”
  
  “哎……”

  “水不熱,你幫我來倒點開水。”

  “好吧好吧。”

  “方嬸娘……”

  “哎……”

  “我忘了,快把我的襯褲拿起來。”

  “好好好……就來就來……”……

  方嬸娘要真是走了,自己的生活豈不是一團糟糕?海華德只好妥協了:“那你告訴她,我讓她去就是了。”

  第二天天還沒亮,方嬸娘就悄然和鎮上一幫姑娘婆婆踏上了朝圣的旅途。從黃沙灣到羊角山整整三十里,海華德想,這么遠的路途,不把老太太的三寸金蓮磨得個稀爛才有鬼!

  果然,第二天晚上從羊角山回來的時候,老太太已經是一瘸一瘸的了,一身臟兮兮灰撲撲的,頭發里汗臭味很重,可臉上布滿喜悅和虔誠。肩上用扁擔撬著那只能夠裝五斤白酒的大瓷茶壺,手里還拎一只沉甸甸的瓦罐,很狼狽,很滑稽可笑的樣子。

  海華德沒怎么理她,幸好豆豆在,順手接過了她手中的茶壺。

  據豆豆事后告訴海華德,茶壺里是滿滿一壺混濁的“神水”,瓦罐里也一樣。

  一個月以后,方嬸娘一臉喜色地告訴海華德:“神水可真是靈哪!”

  而其時弄得沸沸揚揚的神水鬧劇,差不多已經偃旗息鼓了!
 

責任編輯:實習編輯 王琬琪
什么网址有赌极速11选5的 山西时时彩 麻将上分模式 网络捕鱼换人民币 全民k歌平台如何赚钱 赌场压龙虎技巧 陕西快乐10分任四遗漏 牛牛同花顺图片是什么样 腾讯分分彩计划免费版 梦幻赚钱秘诀 学校餐厅做什么赚钱 时时彩包胆怎么选号 1分pk拾人工计划 江西快三哪个软件可以买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北京 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快三稳赚不赔的方法